夏芜

不带戾气,不求回应。

       心是一棵树,爱与希望的根须扎在土里,智慧与感情的枝叶招展在蓝天下。无论是岁月的风雨扑面而来,还是滚滚红尘遮蔽了翠叶青枝,它总是静默地矗立在那里等待,并接受一切来临,既不倨傲,也不卑微。

       所谓的童心啊大概就是早早的买好了新年衣服却藏进衣柜早晚等待大年初一才拿出来喜滋滋的穿上的喜悦,是阴暗的雨天里躲在暖暖的被窝里翻看哈利波特的满足,是看到好吃的糕点闪亮亮地冒着光的眼睛,是永远相信圣诞老人会驾着驯鹿把礼物塞进袜子里的固执,当然当然,还会永远无条件地相信,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人。

       我要你静心学习那份等待时机成熟的情绪,也要你一定保有这份等待之外的努力和坚持。

不安于现状

不甘于平凡

     盯一张图看很久,图上有黛黑色的古老屋檐,一束梅花斜斜绽放,稀疏的花瓣洒落在屋檐之上又被风带到青石板,洒落一地。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这种感觉,是坐在桃木的雕花窗前看檐前雨落,是在昏暗的雨天里窝在房间里细细的看一本书,是秋初的微风撩起裙角,是古老的村子里幽幽升起的烟和弥漫的梧桐香气。是那条静谧里的水上古桥,是大片盛开的油菜花田。

     两年前每一个熹微的早晨,好像都没有了,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偏偏是我很怀念很怀念的。

想要一千零一朵玫瑰 想有一座靠海的房子 想坐在藤木摇椅上抱着猫咪晒太阳 想一个人背着行囊走过青石古镇踏遍山川岛屿 想看冰岛的极光想吃斯德哥尔摩的三明治蛋糕 这一切的一切对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说显得分外遥远甚至狂妄 有时候还是会想起你那句“怎么还没到十六就想活得像六十” 还是会想起你褐色的瞳孔和被温柔压得低低的眉眼 那时弄堂口天色尚浅 有风吹过

旭日是你凝望的眼

   曾以为的剑拔弩张原来只是自己幻想里的虚伪狂妄,当我沾染着满身戾气两眼血红看这个世界时,无论是山清水秀还是浩瀚大海都变成一滩腐水而我自己也终将溺毙其中。可是你看,一句宝贝,一封飘逸字迹的信就能将我从悬崖边拉回。我想比起咬牙切齿愤懑不满的拯救世界我还是更适合平淡生活。爱自己也爱身边的人。

     今天的天空很蓝,蓝的透彻,金黄色的阳光洒落在每个隐晦暗涩的角落。偶尔有微风吹过,仲夏的蝉还在不知疲倦的演奏生命之绝唱。歌唱到嘶哑,歌唱到永恒。

      

假期前的话

     上午年前最后一次返校,意味着我终于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寒假。

     冬日的阳光亮到刺眼,因大幅度降温,潍坊这个海滨小城也终于摆脱了雾霾的纠缠。天空蓝到透澈,没有一丝杂质,耀眼的阳光肆意的铺撒在冰雪未融的操场上,不知是因为天气好还是因为放假的缘故,整个校园看起来比平常更加可爱。

     我随着人流走在去班车的路上,心里倒是没什么雀跃,走着走着,我突然想起了去年放寒假的时候也是这样好的太阳,也是一个人抱着一摞书慢悠悠的走着。

    从去年寒假到今年寒假,想来也有一年了,要说这一年来的欣喜与遗憾,感动和失望,就像前不久下的那场大雪一样,纷纷扬扬,落满整个心间。

     去年的寒假,天天泡在图书馆里,刷着一套又一套的生物地理真题,充满希翼而又有些颓靡的过了一个月。

    去年的春天来的格外的早,开学不久后,整个世界便是姹紫嫣红。记得我自己一个人骑了好久的自行车到班车途经的交通大转盘,只为哪里的樱花很漂亮。也喜欢骑着车子穿行在人民广场的那排樱花树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一片的粉色,花瓣偶尔飘落,鼻息间满是春天的味道。有些矫情,可我就是那样的喜欢,那样诗意而又矫情的春天。

     去年夏天真是个躁动的季节,在那个季节里,我的心里总是异常的浮躁。人民广场樱花的败落和高大喷泉的开启,昭示着整个夏季的到来。夏天总会与毕业这一敏感字眼结合在一起,盛夏时节,在操场上上体育课时不经意间看到了初三学长学姐拍毕业照时站的梯子,不知怎么,心底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情,转过头看到操场上奔跑嬉闹的你们,庆幸感油然而生,大概也只有你们,才配被叫做岁月。

     去年夏天真的发生了好多事情,去年六月高考前几日东方之星客轮在长江的荆江河段翻船,山河在一场暴风雨后依然无恙,然而逝去的那些生命却成了家属们心中永远的殇。去年八月天津大爆炸,火光描摹出的背影是世间最美的逆行。去年大阅兵之际,在微博上看到那句”这盛世,如你所愿“不禁泪目。

     剩下的盛夏随着开学的到来慢慢地消失殆尽,开学之前剪掉了一头长发,从来都是马尾辫示人的我也终于在初三的开始做了些许改变。也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从短袖T恤变成了长衣长裤,随着衣物同时增加的,还有日益繁重的课业和愈来愈沉的书包。

     初三第一次体育考试,我800跑了第一名。当时谁也没有料想到一跑就晕严重低血糖的我800居然能跑第一名。可我却在心里对自己说,记住了,这就是努力的结果,付出都已有了所以,所以就一定会有收获。

     初三的最后一次实践活动班级组织去了九仙山,也不知自己是玩的太累还是没什么兴致,整天下来回家倒头就睡。后来翻看空间同学拍的照片,从图库里翻出唯一一张拍的能看的照片--一棵缠着红色布条的银杏树。还是忍不住的发了一条微博”愿你一生平安喜乐,无灾无痛“尽管那时的喜欢已经没有那么炽热。

      2015就那么过完了,学校最后一次跳蚤市场兴高采烈的和别人一起吃吃逛逛,可最后还是自己叼着冰激凌去学校超市买了关东煮,话说那还是第一次吃学校超市的关东煮。2015的最后一天嚷着要”亲眼见证2015变成2016“可最后还是连他们的节目都没有等到就打脸的爬上床睡觉了。

     如果时间是可以赋予味道的话,那初三上学期的最后两周一定是咖啡那种如中药般的苦涩。一面嫌弃着雀巢不如麦斯威尔好喝,一面大杯大杯的灌下咖啡后深夜继续刷题。

     时光恍然流淌,如同走过了逆时针的340°,剩下的20°呢,是百年难遇的大寒潮和期末考试之后短暂的放松,以及,那场鹅毛大雪和冰天雪地里裹成粽子的自己。


     时常感叹时光流逝之快,不等人幡然醒悟就已消失再也寻不到一丝痕迹。一年来,得到的,失去的,不管好的坏的,都心存感激。时光不会老去,可我们却终究会离散。

     在一本书里看到,世间最痛苦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不会珍惜当前的幸福。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当你迫切的想要回到某一个曾经的时刻时,那只能说明两件事,要么是你老了,要么是一定是你虚度光阴了。

     

     冬日的暖阳正好,天空依旧那么蓝,还是喜欢坐在班车靠窗的位子,看着车子离去,告别即将沉静一个月的校园,也告别,初中以来,或是欢喜或是遗憾的两年半,然后带着无限的希翼与力量,继续向前。

     

随笔

     很久没有登lo了

     去年夏天开通的账号,信手涂鸦着一串串幼稚的文字。回到记忆深处细细想来,去年夏天还真是一个不平凡的夏天。

     也许对去年夏天最最真实的记忆是弥漫着整个校园的梧桐的味道,是火辣辣的太阳,是一摞摞的WAT生物地理模拟真题,是那个夏天里躁动而又不安分的自己。

     人都说夏天容易浮躁,回想起来,的确如此。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被惰性禁锢停滞不前。即使是一模二模考试之前的那两个晚上我仍旧在刷微博看小说,更不用说原本就懒散的日常

     其结果就是,我生物地理的WAT会考,输得很惨。

     总感觉那个夏天的主旋律是偏执。喜欢事物喜欢到偏执,写东西时写到偏执,总爱手写下一段段晦涩难懂的文字。那一段时间我自己都很讨厌那时的自己,但每每想改变时却又被惰性黏住。

     怎么说那种感觉呢,就好像潜意识里拼了命的想要优秀,想要与众不同,然而行动上却是一塌糊涂,没有方向感,那种迷茫的感觉很无助,很累。

     然而很不幸的是,我现在好像又陷入这样一种怪圈里。就比如一个终日忙碌的上班族,突然被通知放假一个月,但就在临近放假的那几天,他内心的感觉不是即将休息,而是即将上班。

     心里很乱,我有点不喜欢有些时候的自己了。

     有时感觉很糟糕的时候,总会安慰自己,睡一觉就好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做事情有很多失意和错过,不知道怎么弥补,也不知道这样的人生积累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真正的不后悔。


     “这个雨季何时停止,无从知晓,但我知道。”